咨询热线:400-018-0402

家长培训咨询:13810093976

徐州校区咨询:0516-85888707

五彩鹿研究院
首页 / 五彩鹿服务 / 教学研究 / 详情
关于使用 iPad 对自闭症儿童进行教育干预的研究概述

北京市朝阳区五彩鹿儿童行为矫正中心: 刘 美

一、关于 iPad

iPad 是 2010 年公诸于世的,经过 10 余次的技术改革, 成为备受成人和孩子喜爱的娱乐、教育和日常生活的电 子产品,也很快改变了教育者吸引学生参与、传递教学 内容和布置教室的方式,尤其产品的特点(如处理器速 度、存储容量、可移动性、物理尺寸、无线连接、拍照 功能、无障碍特性)也让其成为教室教学的可用工具, 同时为教学干预的创新提供了机会。美国一份对家长和 专业者的调查问卷结果也显示,家长和专业者都对 iPad 应用于自闭症儿童持有积极的态度。

掌上科技应用于教学环境在美国已经被广泛接 受。由于这种设备对学生和教师以及家长来说是现成 的 (Peluso, 2012),而掌上触摸屏式的电子设备因其越来 越普及、可负担(价格上)、易于操作和实用性,已 经对自闭症干预的研究产生了影响(King, Thomeczek, Voreis, & Scott, 2014)。

Kagohara 及其他作者在 2013 年对 iPad 有关研究做 了一个系统的回顾,也发现 iPad 可以被成功的用于对 发展障碍个体的教学项目,包括学术方面、沟通方面、 职业方面,以及休闲技能。但是,成功的学会使用这种设备可能主要依靠——基于应用行为分析原理 (ABA; Duker et al., 2004) 的、确立好的教学程序。但当时, iPad 的使用方式还局限于(1)给予教学辅助(视频录像) 或(2)教个体操作设备来得到喜欢的刺激。对于具体 的一些技能,如拼写、阅读、配对以及算术等方面的研 究还不充足(Shuler, Levine, & Ree, 2012)。

二、研究概述

25 篇关于 iPad 应用于自闭症学生教育干预的论文 (2012 至 2015 年发表的、有同行审查,并运用有效的 Single Subject 研究设计)中,10 篇发表于 2014 年,5 篇 发表于 2015 年。作者主要来自于三个国家(美国、加 拿大和新西兰),跨越美国 13 个州。所有研究论文一 共包含了 78 位被诊断为自闭症的研究对象,年龄从 2 岁至 18 岁。

1. iPad 的使用形式:

在这 25 篇对自闭症学生的干预研究中,使用 iPad 的方式主要有 3 种:(1)7 篇研究是将之作为语言输出设备(iPad-Speech Generating Device), (2)5篇研究使用 iPad 中的应用程序或软件,以及(3)7 篇研究使 用 iPad 来播放故事、视频、幻灯片或图片。

(1)基于 iPad 的语言输出设备 (iPad-SGD)

虽然有多种多样的扩大替代沟通(AAC)形式, 近年的很多研究也提供了初步的支持,但与其它 AAC 方法相比较,使用掌上科技产品作为语言输出设备来 教授沟通技能,是更有效也更受到发展障碍个体喜欢 的方式(Couper et al. 2014; Lorah et al. 2013; Lorah et al. 2014)。

iPad-SGD 是在 iPad 上下载一个 Proloquo2Go 应用 程序来呈现沟通符号,当点击时,可以发出声音呈现所 要表达的句子,如“我还要”。可以用于提要求,或者 对要求作出反应等等(e.g., Couper et al., 2014; King et al., 2014; Lorah et al., 2013; Lorah, Crouser, Gilroy, Tincani & Hantula, 2014; Lorah, Karnes & Speight, 2015; Sigafoos et al., 2013; Waddington et al., 2014)

(2)使用iPad中的应用程序或软件(APP/ Software)

有些 iPad 应用程序或软件也被用于干预之中或直接 作为干预手段,如 Photo Software, See. Touch. Leam app, WritePad app, Little Matchups app, iCommunicate app, My first numbers app, Book Creator Software (e.g., Burckley, Tincani & Guld Fisher, 2014; Ganz, Boles, Goodwyn & Flores, 2014; Lee et al., 2013; Neely, Rispoli, Camargo, Davis & Boles, 2013; O'Malley, Lewis, Donehower & Stone, 2014)。

(3)使用 iPad 来播放故事、视频、幻灯片或图片, 是用 iPad 来制作视频、幻灯片、故事或图片,并展示给 学生以呈现期望的行为,可能结合其它干预策略来教导 学生达到目标行为。

2. 干预方法:

主要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的干预:(1)综合干预法, (2)比较性的干预,和(3)用iPad呈现材料作为干预。

(1)综合干预法

40% 的研究使用综合干预法,就是在干预过程中不 仅使用 iPad, 还结合其它干预策略,如辅助、强化、刺 激辅助和渐消、错误纠正,以及正向链接等。实际上, 这些策略多是用于教学生如何使用 iPad,从而做出期望 的行为。

(2)比较性的干预:

28% 的研究使用比较性的干预,就是在研究过程中 对两种方法或条件进行比较,如比较使用 iPad 和没有使 用 iPad 的干预、比较传统教学方法和使用了 iPad 的教 学方法、比较两种不同的使用 iPad 的条件,以及图片交换与 iPad-SGD 效果的比较。
(3)用 iPad 呈现材料作为干预
32% 的研究是用 iPad 来呈现材料作为干预方法,比如上面提到过的呈现录像视频、故事、图片、幻灯片等。

3. 干预内容:

经过对 25 篇研究的分析归纳,干预研究所针对的 技能领域可分为以下四类:

(1)针对语言或沟通技能的干预

40%(10 篇)的研究是针对自闭症个体的语言或沟 通方面的技能,一共包含了 38 个被试,其中 17 个是学 龄前的,18 个是小学生,3 个中学生。

六篇研究是针对教学生提要求的技能,如教学生要 喜欢的事物、要求继续玩喜欢的玩具。两篇研究是针对 语言互动技能,一篇是增加学生的语言词汇,一篇是重 复假扮游戏中的对话。

(2)针对社会适应性行为的干预

对于自闭症儿童来说,增加他们的社会适应性行为 也是非常重要的。28% 的研究(7 篇)是针对这个领域, 如专注于任务、轮流、参与性和减少问题行为、分享、 转换和模仿技能。其中,Cardon(2012) 的这篇研究是 针对模仿技能的配合度以及参与性,而不是身体运动技 能,所以将模仿归入此类。

(3)针对认知或学术技能的干预

20%(5 篇)研究针对此技能领域,目标行为包括解 决数学应用题、学术方面的正确反应,书写和理解数字 1 到 7,和检查字词的拼写。

(4)针对日常生活技能的干预

12%(3)篇研究针对日常生活技能领域,包括购物、 在超市比较价格,以及如厕技能。

4. 结果和讨论:

25 篇研究中,大部分对于在自闭症个体的教育干预 中使用 iPad 都持有积极的态度,建议其是可行的技术。 研究结果也说明了自闭症个体可以学会使用这种设备, 以达到不同的目的,如交流沟通、社会适应性行为、认 知或学术以及日常生活技能。

大多数的研究都是针对学龄前(30 人)和小学生 (30 人),可能众所周知早期干预对自闭症儿童的重要 性,只有一个研究的被试中包含两个三岁以下的自闭症 孩子,目的是研究照护者如何给自闭症儿童实施录像示 范训练 (Cardon, 2012)。

23% 的被试都是无语言的,59% 的被试是有限的语 言或沟通技能(如仿说、只能说几个字词,或用单字提 要求)。语言和沟通障碍是自闭症儿童的主要障碍特征 之一,也会因为这一领域技能的欠缺而导致很多问题行 为的出现,因此更多的研究是针对这个技能领域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 25 个研究并没有显示被试的智商水平(IQ)与iPad 干预效果之间的联系,因为 81% 的被试没有 IQ 分 数的信息。

为进一步研究关于用 iPad 给自闭症学生进行教育干 预的效果,自闭症学生的具体特征,尤其是学生的年龄、 能力水平、学习风格、对电脑或人机界面的兴趣、使用 电脑的历史经验等方面,都是需要进行研究的影响因素。

5. 班级教师的应用性

在所有 25 篇研究中,47 个被试的干预都是在教 室内采用一对一的方式,只有一个研究 (O'Malley et al., 2014) 是对全班 7 个自闭症学生一起进行干预,而结果 显示学生们只是在独立完成任务方面全都有提升,但并 不是所有都达到目标行为的标准或维持了干预效果。可 见,在班级大范围使用 iPad 进行教学仍然是非常具有挑 战性的,有很多影响因素需要考虑到,尤其很多教师本 身对于这种电子设备并不感兴趣或不能熟练的操作(如 安装应用程序、编辑制作幻灯片或录像视频等),那就 得先教这些教师如何去使用 iPad 在班级里教自闭症的学 生,但即使如此,如果教师本身排斥这种教学形式,也 会直接影响其效果。

总体来说,iPad 可以说是一个在自闭症学生的教育 干预中有积极作用的工具,在增加动机、独立性以及个 人技能方面都可能有好的效果,但可能不是对所有的自 闭症个体有一样的效果。所以,哪些使用 iPad 的方式对 大多数自闭症学生是有效的?哪些学生更能从中得益? 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三、结语

在我国,iPad 也是很多成年人形影不离的娱乐、学习、 生活的日常设备。很多家长在家里也给孩子玩 iPad,有 些教师也在干预过程中使用 iPad 作为强化物或教学材 料,因为它确实容易掌握而且对孩子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同时,很多反对的声音也不绝于耳,如“孩子那么小, 玩多了对眼睛不好”、“孩子一玩就沉浸在里面,不跟 别人互动”等。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一个三岁的孩 子每天玩好几个小时的手机导致眼睛出了问题,更是让 一些人对使用 iPad 对孩子进行教育干预感到望而却步。

我本身也是热衷于尝试使用 iPad 进行教育干预的教 师。我尝试过用 iPad 作为强化物增加学生的良好行为, 也尝试过用 iPad 上的一些应用程序教学生认知、语言、 注意力等方面的技能,我觉得都有很好的效果,但也同 时有自己的一些想法、体会及建议如下:

1. 使用科技产品进行教育干预只是一种选项,而不是必须的,所以如果不想使用,也不必纠结。


2. 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孩子已经接触了这样的设备(当 今社会能不接触这些电子产品也很难),如果任孩子随意玩耍,倒不如干脆将其纳入教育干预的工具或手段。

3. 健康问题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成年人如果毫不 节制的使用手机、电脑、iPad 等设备都会对身体健康造 成不好的影响,何况是孩子呢?所以,如果使用这类产 品,无论大人还是孩子,一定是要有节制、有原则的使 用。例如有的家长一天只允许孩子玩 40 分钟的 iPad, 前 20 分钟先玩教育益智类的,后 20 分钟可以玩别的。 这只是一个举例,要根据每个家庭和孩子的具体情况来制定相对合理的规则,才能更好的使用这些工具。


4. 同时,我也建议成人要身体力行,给孩子做好的 榜样示范。如果你要求孩子每天只能玩 30 分钟的 iPad, 那就不能让孩子看到你一直抱着 iPad 不放。这种最简单的道理,却往往被我们自己忽视。


5. 在使用 iPad 进行教学时,需要结合很多应用行为分析的基本原理和策略,不是简单地把 iPad 给孩子自己 玩就可以达到我们的干预目的。

6. 教育干预是一个有计划的系统过程,并不是一时 的突发奇想或心血来潮,所以如果要使用 iPad 在孩子的 教育干预中,一定是要有所准备的。很多时候有人说一 个方法没有效果,可能是因为这个人自己没有有效的使 用。

中国文化讲究一个度。任何事物都有利弊两面,不 能只看到益处而肆无忌惮,也不能只看到害处而如避蛇 蝎。找到适当的方法来运用工具,才能让这个工具发挥 有效的作用达到我们的目的,这就需要我们多尝试、多 学习,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来帮助我们做出更准确的判断。

微信服务号五彩鹿研究院

咨询热线400-018-0402